看角儿的京剧舞台或许真就在不经意间过度到了80、90后的天下,9月国家京剧院重磅推出的两出大戏《谢瑶环》和《徐母传》皆由青年演员挑梁。在杜近芳、叶少兰、王晶华等前辈艺术家的鼎力提携下,小字辈开始主宰大舞台,或许他们的表演尚无法比肩京剧的鼎盛春秋,但下一个甲子,他们注定是京剧不二的传承者。

“谢瑶环”没有金戈铁马,却一样荡气回肠

京剧史上不乏反腐大戏,但《谢瑶环》的地位却无法撼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田汉先生根据碗碗腔《女巡按》改编而成,由当年炙手可热的国家京剧院名家杜近芳、叶盛兰等演出后风靡全国。女儿身男儿气的谢瑶环,虽不似穆桂英等巾帼英雄那般金戈铁马,但却一样荡气回肠,在另一个战场上与邪恶势力英勇搏斗,直至献出年轻的生命。今年,国家京剧院再次复排这出经典保留剧目,并由杜近芳、叶少兰的弟子优秀青年演员付佳、张兵领衔出演,将于9月19日、20日登台梅兰芳大剧院。

该剧通过谢瑶环受武则天委任去江南巡视的曲折经历,展示了她作为一位女侍官不畏强权,勇于向土豪恶少开刀的铮铮铁骨。一出新编历史剧能够赢得广泛的观众缘,并在问世之后的50多年后仍常演不衰,首先得益于该剧的立意。一位在深宫九年的女侍官,与恶势力不惜生命、斗智斗勇,这本身就是一种社会正能量。不仅如此,这出戏的唱念做舞也十分精彩,可听可视性很强,很多动听的唱段让人如痴如醉,并被广泛传唱。

谢瑶环虽有勇斗邪恶的男儿气,但毕竟是女儿身,她对见义勇为的袁行健由敬佩转为爱恋。“三尺剑一囊书满腹肝胆,几年来踏遍了塞北江南”——袁行健一出场的两句唱就告诉观众,这是一个血心仗胆的羁旅书生,他满含热血与抱负。轻快俏皮的谢瑶环目睹袁行健怒怼豪绅,对这个书生满是欣赏。谢瑶环与袁行健二人共同查访土豪恶霸的劣行。在“花园”一场,谢瑶环恢复了女儿装扮,唱出了对爱情的向往,唱出了与公堂审案时截然不同的女性柔美。

千斤念白四两唱,在头公堂审武宏等恶少与二公堂申辩斥贼的念白亦是戏迷关注的热点,念白应错落有致,语气根据剧情发展而变幻,如珠落玉盘传入观众耳中,这对演员是一个不小的考验。除唱念外,做表在剧中也占重要位置,谢瑶环出场是女官装扮,改扮男子后,不仅要足蹬厚底靴,唱念也要往小生行当靠,在二公堂时还要借鉴一些武生的表演手法,并有蹉步、甩发等技巧。但在“花园”一场,又是女儿身的表演,因此,这个人物的塑造很有难度,没有相当的功力是无法胜任的。但付佳在杜近芳老师的指导下,运用四功五法再塑了这一巾帼英雄形象。在各京剧院团饰演谢瑶环的演员中,付佳可能是年龄较小的一位,但演技却意外的十分成熟。她扮相清丽,嗓音清脆嘹亮,表演可塑性强。剧中行当转换时,她游刃有余,几段经典唱腔均完美演绎。此外,念白清晰、铿锵有力,强弱音收放自如,表演上放得开,既有阳刚的男儿气,又有阴柔的女儿态。而其中自然少不了杜近芳先生的指教。此前,付佳已在《白蛇传》、《柳荫记》、《党的女儿》等剧中担纲主演,此次出演《谢瑶环》,演艺经历更是得到了历练。

而在叶少兰的指导下,张兵更是塑造了一个正义勇敢的书生形象。他个人艺术条件很好,表演功力进步瞩目。据悉,师父叶少兰对张兵的要求十分严格,尤其是在对人物的把握及唱腔上更是苛求精益求精。而对于袁行健这个人物,他更是每天苦练。叶少兰常常亲临排练场为他指导,戏中“九龙口”的走步,对于张兵这两步怎么迈,迈多大这样的细节,叶少兰都反复强调。

凝练串联“徐母”折子戏,首创老旦唱功大戏

2017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已正式拉开帷幕,国家京剧院的新编传统京剧《徐母传》即将在9月22日、23日亮相演出季。

有关“徐母”的折子戏,戏迷一定不陌生,而新编传统京剧《徐母传》就取材于《三国演义》,它是根据传统京剧《徐母骂曹》、《程昱赚书》、《曹营见母》、《徐母训子》等多个与徐母和徐庶人物相关的老戏剧本中提炼改编加工整理而成的,还参考了传统京剧《徐庶走马荐诸葛》、《三顾茅庐》等的剧情,是首次将过去仅作为折子戏或保留唱段、念白的徐母题材剧目改编扩充为剧情完整、人物生动的老旦行当唱功戏。

此次,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王晶华、王威良分别担任了复排艺术指导和复排导演,青年编剧池浚则出任了复排剧本改编,国家一级演员吕昆山担任复排执行导演。老艺术家王晶华对这出戏倾注了许多心力并在剧本和唱腔上进行了大量调整。在“骂曹”这一折中,王晶华别出心裁地加入了一段老旦和花脸的对唱戏,更加鲜明的突出了徐母这个人物的性格特点,明确地传达了徐母对于曹操的看法,“道不同不相为谋”,以老旦和花脸行当这种高亢激昂的唱腔加上对唱形式,由慢到快,精彩地演绎了徐母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儿子去辅佐曹操的人生格局。值得一提的是,王晶华还在剧中增添了一个旦角王氏,既饱满了整体的人物色彩
,又丰富了这出戏的行当。

为了整出戏的完美呈现,王晶华还邀来了她的哥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王威良,为这部以文戏为主的剧目编排了精彩的武打场面。王威良通过京剧武戏摆阵、对打、荡子等场面,不仅将第一场徐庶这个人物的性格和才情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交代了徐庶为何被曹操看重,想要纳入曹营的整个过程。他运用京剧武戏的精湛技巧,使该剧一开场就给观众以视觉的震撼。年逾八旬的王威良曾在国家京剧院许多经典剧目中担任编导工作,多次参与文化部晚会和新年京剧晚会的武戏编导。排练场上,满头白发的王老师,说起戏来精神饱满,思路清晰,身手矫健,不仅为演员说方法,还经常亲自示范。在王威良的指导下,这段将近20分钟的武戏场面,既保留了传统京剧武戏的精华,更有许多技巧处理上的突破,武打动作的设计也与众不同。

《徐母传》的主演是王晶华的得意门生,素有“小王晶华”之称的国家京剧院青年老旦演员张兰,她在剧中塑造了一个大贤大义、有血有肉、可信感人的徐母形象。对于演出该剧,80后的青年演员张兰显得信心十足,“我2012年参加‘青京赛’复赛的时候,就是演出这其中的一折《徐母训子》。我非常喜欢这个人物,她不像《穆桂英挂帅》中佘太君般英武霸气,更多的是一个传统、善良的母亲。她的内心有大义,是一个浑身上下充满了浩然正气的人,是一个‘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人”。

今年6月,《徐母传》在河北霸州李少春大剧院连演两场,吸引了霸州千余名观众到现场观看,演出反响热烈。不少观众反映,虽是新改编的剧目,但风格严整古朴,是纯正的老旦戏、真正的京剧。而根据6月的演出,该剧也进行了相应的修改和调整,如,剧中反派人物程昱的行当就由老生换成丑行,运用丑行的艺术特色更加丰富了程昱这个奸诈狡猾的人物形象。文/本报记者
郭佳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